专门用来当做祭祀妈祖之所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9-10 02:38    次浏览   >

更让人惊讶的是,要不是曲谱中出现了“海军”字样,这首军歌可能就会被海外寻档的学者们错过了。原因也很简单,因为这首军歌的歌词实在过于平和,像极了太平歌词。

几个月后,1894年9月17日,北洋海军在大东沟海战中遭受重创,丧失黄海制海权。1895年2月,北洋海军被日军海陆合围,丁汝昌服毒自尽,威海卫被日军占领,海军公所门前写有李鸿章豪言壮语的对联也被人摘下。

然而,清政府却对邻国发生的变化缺乏警惕。1894年春,北洋大臣李鸿章最后一次检阅北洋海军。看到军容齐整的北洋海军,李鸿章志得意满,为刘公岛的海军公所题写了一副对联:“万里天风永靖鲸鲵波浪,三山海日照来龙虎云雷”。当时,朝鲜局势危机四伏,整个清政府却自恃有定、镇两舰,海上太平可保。

在位于威海市中心的一间写字楼里,海军史专家陈悦在他的工作室向北京晚报记者展示了这样一首歌词。“这就是北洋海军的军歌,是由中国的宫廷乐曲改编的。”2012年,陈悦在英国外交档案中发现了这首歌词,其上配有五线谱,右下角还有文字说明:这首军歌的原件被送往英国使馆,以便英国海军在与北洋海军交往的仪式中使用。

说北洋海军丰富了汉语词汇,这并不是臆测。在哈佛燕京图书馆保存的一本“来远”舰航海日志中,明确记录了电灯、橡皮等新词。另外,“工作”、“实事求是”等字眼也出现在了这本航海日志中。北洋海军甚至还影响了日语。日语中,专指海军司令“提督”一词的词源便是来自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

颇有意思的是,北洋海军虽然早就用上了电灯电话,另一方面,却像普通渔民一样奉妈祖为神明,虔心供奉。在刘公岛上的海军公所,便有这么一间屋子,专门用来当做祭祀妈祖之所。这间被叫做“祭祀厅”的屋子正中,供奉着妈祖神像,两旁则挂有龙旗和红底黑字的“天上圣母”旗。旗子下方,则是一字排开的北洋海军舰船模型。北洋海军将领中多福建人,故用这种方式祈祷舰船平安。

“定远”舰这种黑白黄三色涂装被称为“维多利亚色彩”,这是英国皇家海军舰队的涂装,也是当时世界海军的主流涂装。作为一支零基础的海军,北洋海军处处以西方先进海军为学习的样板,连涂装方式也被原封不动地搬了过来。

而在同时代的日本,海军军歌中却不乏“守护皇国”、“称霸海洋”等咄咄逼人的词句。“中国和日本的海军建设定位不同。”陈悦说,清政府斥重金打造的北洋海军虽然在亚洲首屈一指,但归根结底还是防御型海军,为巩固海防而设,更谈不上什么海权观念。而日本则恰好相反,它要“开拓万里波涛”,它的海军力量则是要打人的。

然而鲜为人知的是,我们今天所使用的语言中,其实早就打上了北洋海军的烙印。“北洋海军是当时近代化的一个窗口,代表了当时的高科技,创造了大量的新词汇。”陈悦说,北洋海军发明的这些新词汇,我们至今还在使用。

由此也可以看出,北洋海军虽然是一支近代化的海军,但近代化程度仅仅停留在了表面,即使西方先进海军经验学得再认真,其本质依然没有变。就连进行了三十多年以自强为口号的洋务运动,也并非真正想把中国变成一个近代化国家。这种穿越感似乎注定了这支海军的悲剧命运。

“定远”舰复制舰再现了当年北洋海军的风采:水线以上的干舷涂刷黑色,主甲板之上的上层建筑是白色,桅杆、烟筒则被涂成黄色。对于游客而言,这种涂装与现今我国海军军舰的海灰色涂装有很大不同,却又似曾相识,那是因为电影《泰坦尼克号》里就出现过。而对于一百多年前的北洋海军官兵而言,这种涂装则是一种先进水平的代表。

甲午战争前,北洋海军已经在使用电话联络。当时,电话不叫“电话”,而叫“德律风”。在船上,水手们经常用到老虎钳、起子、扳手等工具,这些工具的名称,也都是北洋海军的发明。就连让北洋海军尝尽了苦头的鱼雷,也是北洋海军给起的名。“鱼雷,顾名思义,像鱼一样在水里游的雷。”陈悦说。

客观地说,北洋海军在学习海军先进经验方面还是下了一番功夫的。1888年,清政府批准《北洋海军章程》,北洋海军正式成军。在这份章程中,一向趾高气扬的“老大帝国”在学习世界先进海军经验方面放低了身段,学习的内容事无巨细,无论是用人选拔还是奖惩制度,处处都在模仿英国。且不说北洋海军将领中有多名曾在英国留学,就连丁汝昌每年8400两银子的工资标准都是参照英国皇家海军的工资待遇制定的。

在今天的威海,除了刘公岛和海岸上的几处炮台,北洋海军的遗迹几无可寻。威海市博物馆馆长邵毅坦言,他们的通史陈列将为甲午战争专门开辟一个展厅,却因为没有实物,只能用图片填充内容。

前段时间,经过作曲家雪野的编排整理后,这首沉寂了120年的北洋海军军歌终于重新响起。这首军歌的发现,让人震惊于北洋海军的先进程度和开放程度。可惜的是,曲谱上并没有作者的信息,北洋海军军歌的作词作曲是谁还是一桩悬案。

除此之外,每月十五日及妈祖生日,北洋海军各舰还要挂“天上圣母”旗。据说,北洋海军的龙旗大小分五号,“天上圣母”旗也有五号,且都比龙旗要大上一圈。以英国为学习榜样的北洋海军,一面操作着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军舰,一面却祈祷妈祖保佑,这样的画面颇具穿越感。

《孙子兵法》云:“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中国的北洋海军作为一支武装力量,最主要的作用并不是战,而是威慑。然而,这种威慑力量的存在却让中国的东邻日本坐立不安。1886年,“定远”、“镇远”等四舰赴日本长崎检修,结果极大刺激了日本民众,引发了日本警察袭击北洋水兵的长崎事件。自此,日本全国把北洋海军的“定远”、“镇远”两艘巨舰视做巨大威胁,枕戈待旦,蠢蠢欲动,一心要消灭北洋海军。

今天,按照1比1的比例建造的“定远”舰复制舰静静地停泊在威海港公园东侧,桅杆上的龙旗依旧随风飘扬,但它却只是景区的招牌。“定远”舰景区面朝大海,往东不过15分钟的航程,便是北洋海军的伤心地——刘公岛。120年过去,樯橹早已灰飞烟灭,惟有威海湾的一岛一舰诉说着当年往事。

在定远舰复制舰的军官餐厅,同样摆放着西式的餐盘和刀叉,即使在百年后的今天,依然不时引来游客们惊讶的嘘声。海军史专家陈悦解释,这正是当时北洋海军舰上生活的一个真实反映。当时,“日不落帝国”英国的海军是地球上最强大的海军力量,因而,以英国为师的北洋海军吃西餐也是合情合理,就连北洋海军使用的餐具也是英国皇家海军的标配,餐具的品牌叫做韦奇伍德(wedgwood)。如今,这个品牌依然存在,一只骨瓷咖啡杯的价格就高达数百元人民币。

在北洋海军的军舰上,军官发出各种号令均是用英语。据说,如用中文,是怕水兵们会误认为军官在和他们聊天,没有威慑力。而用英语发出号令,水兵们一听不是中文,便知道是命令,会立即去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