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就暂时没走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7-04 07:30    次浏览   >

我们决定要走,回教室写作业去。就在这时候,我看见一个衣着简朴的中年妇女,一手拎一把沉甸甸的乌木二胡,一手紧抓住身边她儿子的手,很辛苦地从门外挤进礼堂。我觉得当妈的亲自带儿子来应考很少有,还是应该留下看看。我们就暂时没走。

中年妇女拉着儿子一直往前走,不亢不卑地站在了一排考官面前。也许是被刚才的考生败了兴致吧,几个考官的神态都有点倦怠,头低着,随意地翻着花名册上的名字。一个女考官例行公事地要求考生自报姓名,他妈妈赶快替他答了。女考官皱起眉头,说她问的是考生本人,不需要家属作答。她接着又问男孩准备的曲目。还是他的妈妈作了回答,说是孩子自己瞎编的曲子,叫《风中芦苇》。女考官几乎要发火,觉得这个当妈的太喜欢多事。结果中年妇女解释说,她的儿子是个哑巴,小时候吃药把声带吃坏了。

一言出口,场中一阵轻微的骚动。面朝那母子的一排老师全都抬了头,就连文化馆老师也努力撑开眼皮,不能掩饰他心中的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