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怀疑她是不是女生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9-10 02:40    次浏览   >

首战失利,我的心情十分沉重。正当我闷闷不乐走进宿舍时,一进门就看见小不点躺在床上跷着腿打电话,一脸的高兴,这小不点整个人就是大脑缺氧型。只听他在电话里嚷道:喂,青蛙呀,你丫最近哪发财,把哥们都忘了啊?我一听又是青蛙,顿时火了,一把夺下他的手机学他的北京土话骂道:我看你丫是天生属黄瓜他妈欠拍。小不点一看我脸色不对,知道吹了,于是开始安慰我。

不过小不点的说法不是没有根据,我的确喜欢上了一个女孩,现在我正在酝酿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表白。要说这女生,长得那是没法比,说她沉鱼又落雁是一点不为过,当然这样的狠角色眼光自然高,不使出杀手锏是制服不了的,所以这第一印象十分重要,争取一现身就让她缴械投降。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闷闷不乐,在学校看见许菲也远远躲开,大家见我整天都无精打采的样子,也替我着急起来。

大二开学不久,我突然臭美起来,有事没事总爱对着镜子照。同宿舍的小不点见我整天喜滋滋地,说我情窦初开,我一听顿时挽起袖子就要扁他。这什么话,我堂堂一米七几的汉子,三天不刮脸呼啦就长一脸的胡子,内分泌这么旺盛,明显就是一个标准的成熟男人,居然用情窦初开来修饰我。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丫欠扁。

这天我穿着裤衩正坐在床边专心致志地挤脸上的一个痘,小不点站在窗台边一边刷牙一边哼歌。正当他刷得满嘴泡沫时,突然尖叫了起来,原来他发现七十米外的学校交通主干线上,许菲正拖着一个大旅行箱艰难地往女生宿舍走。小不点人虽小但反应快,他一把拖出牙刷,然后脖子一伸一口吞掉嘴里的泡沫冲我大喊:青蛙,快,母牛。他妈的又欠扁,这小子一激动头就晕,把人当他喜欢的动物喊,但我顾不了那么多,跑去一看果然是许菲,于是随手拿了条短裤往里一跳,飞快朝楼下冲去。

这天我班上那个号称恋爱专家的女生找到我,见面她就用一副老练的语气对我说:哎呀,老弟,听说你追一个女生追得好苦,要不要姐姐替你出出主意。我一听有人帮我出主意连忙点头。对于爱情这东西嘛,要下狠手,软硬兼施,软磨硬泡,哪怕用上最卑鄙最无耻的手段。听她这口气,我都怀疑她是不是女生。只见她攥着拳头一副要打架的姿势,然后抽抽眼镜继续说道,加加油,没什么攻不下来的,全国人民都盼着你的好消息。我一听那个感动,内分泌当即失调,眼泪鼻涕就下来了,怪吓人的。谁知旁边一个小女生当即笑了起来,她像吹口哨似地对着恋爱专家嚷道:算了吧,干脆把你攻下来得了。

这时候太阳特别大,许菲一边拖着行李箱一边摇着手扇风,热得一身是汗。我一看那个心疼!恨不得立刻变成一棵参天大树给她遮荫。还没跑到她身边我就喊:许菲,等一下,我来帮你。许菲一听立刻侧过脸来,像看怪物一样看我,有病呀。她脱口而出。我这才猛然想起,这之前我们并不认识,于是立刻改口道:对不起,是你的一个同学托我来帮你的。随即嘻嘻地赔着笑脸。许菲厌恶地瞪了我一眼,接着又瞄了一眼我的短裤,突然骂道:臭流氓。我一时不明所以,呆呆站在那里,等我反应过来时许菲拖着行李箱已经走远了。

好半天我才平静下来,就在这时小不点突然大笑起来。我顺着他的眼睛低头一看,我的天,刚才太激动了,七分裤的拉链忘拉上了,正大大敞开着。我捶胸顿足,这回脸丢大了,怪不得许菲骂我流氓呢。你想这就好比是一个外表十分成熟的男人穿着开档裤满校园跑,谁见了不骂他是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