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三个人与其说贡献大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9-10 02:41    次浏览   >

与此相应,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罗伯斯庇尔的地位很高,他被视为超越了“资产阶级革命”的理想的代表人物,是社会主义或communism的先驱。

说到底,他们都是民众暴力和革命恐怖政治的牺牲品,但他们又是暴政和恐怖的重要缔造者,尽管他们这样做有时确实事出有因。毕希纳说,大革命像是萨图恩神,不断吞噬自己的孩子。这个说法,对这三个人都很适用。

当然,马拉和丹东也很着名。前些年,一次民意测验的结果表明,法国人印象最深的革命者,是马拉,但这可能主要是因为大卫的那幅画。

以我个人的看法,这三个人与其说贡献大,不如说他们代表着某种理想和立场。就保卫革命成果、稳定革命确立的秩序而言,我认为拿破仑、卡尔诺等人更重要;在阐发革命理念,扩展人权观念等方面,我认为孔多塞、德古日等人更值得重视。

右翼的学者和舆论肯定不认为罗伯斯庇尔是个具有多大积极作用的革命者,就其罪孽而言,远比玛丽-安托瓦内特更应该上断头台。

但在历史研究中,罗伯斯庇尔似乎比另外两个人更受重视,20世纪初法国左翼史学家albertmathiez创立了罗伯斯庇尔学会,这个学会的期刊《法国大革命史年鉴》是专业研究中的主要刊物。

丹东,一般认为他与罗伯斯庇尔比起来相对宽容。他曾是某些学者和学派眼中的英雄,比如20世纪初的历史学家奥拉尔,但不久被罗伯斯庇尔超越。丹东贪财好利,这是他屡遭抨击的一个原因。

最近通读克氏《法国大革命史》,依其中描绘,马拉更接地气一些,更像是个坚定地人民领袖;丹东次之,但笔墨不多;罗则像是“山岳党”中的两面派。还没读过其他版本的法国革命专着(《旧制度与大革命》刚读一半,姑且不算),召唤大神给分析下这三位谁对法国革命的贡献更大一些。--!

这种问题没法回答。因为很多历史问题,从来没有标准答案,所谓贡献大小,无从衡量。

对一些非左翼的学者而言,马拉是狂暴的下层鼓动者,edgarquinet认为他是第一位现代政治煽动家。